某市农村生态环境保护工作调研报告

作者:原创投稿2021-05-05 10:24分类:公司动态

一、当前农村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现状

“十五”以来,宁波经济社会持续快速发展,农村生态环境建设与保护工作坚持“城乡统筹,一体发展”,不断加大农村环境基础设施建设和环境污染治理力度,认真解决影响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特别是严重危害人民健康的突出的环境问题,着力改善农村生态环境,各项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

(一)生态村镇和全国环境优美乡镇创建工作积极推进。生态村镇和全国环境优美乡镇创建是农村生态环境保护的综合性工作,考核指标体系涵盖了农村水环境质量、畜禽养殖粪便处理、农田化肥及农药施用量、水土流失治理、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等方面的内容和要求。自2003年开展生态村镇和全国环境优美乡镇创建工作以来,全市共成功创建全国环境优美镇4个,省级生态镇12个,市级生态乡镇33个、生态村134个;今年申报全国环境优美乡镇2个,省级生态乡镇13个。慈溪市和余姚市已率先完成所有乡镇生态环境保护和建设规划,全市已有81个乡镇完成了生态乡镇规划的编制工作,占全部乡镇数的90%,一个覆盖全市范围的生态环境保护和建设的规划体系已初步形成,为全面推进基层生态创建提供了规划指导。各地在创建过程中,涌现了不少好的做法,如慈溪市妇联发动全市家庭主妇开展 “庭院整治”,同时出台相关配套鼓励政策,有效改变了村镇的环境面貌;基层村镇生态创建实行年度申报制度,将创建计划纳入各级的财政预算,确保创建工作投入到位。此外,各地相继出台了考核奖励办法,对创建成功的村镇实行“以奖代补”,根据创建成功的等级,村1至5万元不等,镇5至50万元不等。所有这些对生态村镇创建起到了良好的推动作用。

(二)畜禽养殖污染防治初见成效。严格规模化畜禽养殖场的环境影响评价,实施畜禽养殖污染防治示范工程,配套建设沼气工程等污染治理设施,推进畜禽粪便资源化、无害化进程。开展了畜禽养殖等农业农村面源污染调查工作,在此基础上,划定了畜禽养殖禁养区域,经市政府批准颁布实施。实施禁养区内畜禽养殖场(点)搬迁关停,并落实相关补偿政策,各地对拆迁的畜禽舍按建筑结构实施每平方米30-120元不等的补偿,对按时或提前完成关闭拆迁的,再按补偿标准给予10%至25%的奖励,这些政策措施的落实,较好保证了各地禁养区内畜禽养殖场(点)搬迁关停。与此同时,各地启动了规模化畜禽养殖场污染治理工作,并列入政府实事工程。目前,共完成42个牧场粪便无害化处理工程,年处理粪便25万吨;建设11个有机肥料加工厂,22家规模化养殖场实施了养殖废水治理工程,一些小型养殖场建成了沼气处理工程,规模化畜禽养殖场粪尿综合利用率达到80.5%。各地在规范整治的同时,也相继出台了不少对畜禽养殖污染治理的鼓励扶持政策。如鄞州区对畜禽养殖污染实行零排放处理的规模养殖场投资的设备给予50%的补助。镇海区对畜禽养殖污染治理设施建设费用按实际投入给予70%补助,对实施污水处理并达标排放的区定养殖小区给予每年5万元补助,对养殖场的环境改造及绿化建设给予30%补助;对区内年产商品化有机肥400吨以上的企业,每吨补助100元,农户购买本地区生产的商品有机肥5吨以上,每吨再补助100元。这些政策措施的出台,有力促进了各地畜禽养殖污染治理,涌现了不少先进的治理单位和治理模式。如鄞州区春光牧场无害化零排放综合利用技术,镇海区南洪养殖小区污水生态化处理模式,余姚市康宏畜牧有限公司猪粪厌氧干发酵及沼气发电工程,宁海县青珠农场绿丰生态有机肥生产模式,利丰奶牛场种养结合、自我消纳的循环经济模式等,已成为全市畜禽养殖污染治理的示范工程,有效推进了各地畜禽粪尿资源化利用,减少了对水、大气环境的污染。

(三)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试点开始启动。一是各地坚持城乡统筹,已经把农村生活污水纳入区域生活污水处理规划,离城镇较近的村庄,生活污水就近纳入城镇污水管网,由城镇污水处理厂统一处理。目前,镇海、北仑、鄞州区和余姚、慈溪市已将主要乡镇农村生活污水规划纳入市域污水处理系统。二是对远离城镇的偏远村庄,因地制宜,开展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试点。今年,市环保局在排污专项资金中安排了100万元(市委农办安排150万元)用于15个污水处理试点建设经费补助,出台了农村生活污水净化处理项目立项指南,目前已有30个村庄开展了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试点。慈溪市还出台了鼓励城乡污水治理设施投入的若干意见和关于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试点方案,推出了厌氧——人工湿地、地埋式有动力污水处理和纳入市域污水处理系统等三种模式,对试点项目工程,经验收合格,财政给予60%补助,有效激发了村镇生活污水处理试点积极性。余姚、象山、宁海等地也积极开展了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试点,象山县推出了沟渠收集纳池——厌氧处理的低成本建设与运行模式,余姚推出了黄家埠镇回龙村生活污水厌氧——微氧二级生化处理净化模式,镇海推出了光明村厌氧-人工湿地生态化处理模式。三是通过建设粪便处理中心对公共厕所粪便及污水进行集中处理。慈溪、镇海等地先后建设了镇级粪便处理中心,通过专用车辆运输,集中纳入沼气池,沼气用作生活燃料,沼液施用于农业生产基地,取得了“治污、能源、有机肥”一举三得的好成效。

(四)。全市110乡镇(街道)建设了垃圾中转站,配备了垃圾压缩机和清运车,村收集、镇清运、县填埋(或焚烧)的垃圾处理模式已经基本建成。今年,市排污专项资金中用于农村环境治理、试点建设工程经费补助达1000多万元,主要用于乡镇生活垃圾中转站建设和装备配备。在三级网络建设过程中,各地也试点总结了不少好的做法和模式。如北仑区牌门村的垃圾分类-生态转化-资源回收处理模式,较好地解决了垃圾的减量化和资源化利用问题;奉化市江口街道竺家村的门前屋后包卫生、包绿化、包秩序的“三包”和定期检查考核模式,西坞街道余家坝村的保洁人员分区包干、群众评议模式,确保了垃圾清理的责任落实到位。

二、存在的主要问题及原因

污水设备

随着我市经济持续高速发展,环境与经济之间的对立统一关系正发生着微妙的结构性变化,面临着环境压力日益加大,而经济实力尚难以完全支撑污染治理需要的双重困境之中,对立性逐步大于统一性,已经到了环境与经济之间的矛盾*尖锐和*敏感的时期,并且在农村表现得尤为明显。近年来,我市的农村生态环境建设与保护工作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由于长期以来,环境保护工作重城轻农,农村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工作始终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加快农村发展和保护生态环境之间的矛盾仍然十分突出,面临的形势依然十分严峻,还存在不少问题。主要有:农村生活污水未经处理直排河网,导致水环境质量逐年恶化;畜禽养殖污染治理不配套造成周边环境局部污染,甚至引起群访事件;生活垃圾分类收集难以推广,转运成本居高不下,农村财力难以承受,严重制约垃圾无害化处理和村容镇貌的整洁。

(一)农村生活污水和人畜粪便污染问题突出,导致平原河网水质恶化,并呈逐年下降趋势。鄞州、镇海、慈溪和象山河网大多为劣5类水质,属重度污染,完全失去水体使用功能;饮用水源地水质达标率下降明显,水库类饮用水源地总氮指标经常超标,部分水库存在不同程度的富营养化。问题的根源在于:一是农村环境基础设施建设供需矛盾突出,投入相对不足、建设严重滞后。一方面,农村“砸缸建厕”后,表面看解决了脏乱差问题,但没有从根本上解决粪便的出路问题,大多数农村的老房子,没有三格式化粪池,更没有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农村公共厕所的化粪池设计标准低,加上近年外来务工人员增加较快,造成农村公厕超负荷使用。另一方面,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建设需要强大的经济实力作支撑,建设一个300户左右规模的村级生活污水处理设施约需投入100万元以上,如包括通户管网投入,通常要超过300万元,经费不足已成为农村生活污水处理一道迈不过去的“门槛”。今年市里虽然出台了农村生活污水净化处理项目立项指南,对项目给予一定的补助,经济实力较强的余慈区响应比较积极,但对于经济实力较弱的南三县,由于资金配套能力不足,试点项目难以安排。这些原因导致粪便和洗涤水等农村生活污水基本未经处理直排河网,污染从表象转入地下与河网,严重污染地表水和地下水水质。二是水资源开发过度造成质量性缺水。随着工业经济的快速发展,工业用水需求急剧增长,主要河流源头上游都已建库拦蓄,导致许多山溪断流、河网来水不足,水体得不到更换,自净能力下降。市域现有水库供水能力约为21亿立方米,加上正在建设即将完工的水库供水能力,总计约为23.2亿立方米,按此计算,水资源开发利用率已经大于33%,其中奉化江流域开发利用程度更高,部分支流已高达45%,大大超过40%的国际警戒线,遇到枯水年份,情况更加严重。如2003年,全市水资源总量仅为29.31亿立方米,利用18.08亿立方米,开发程度高达61.58%。此外,还由于乡镇工业企业布局不当、治理设施不够规范,少数企业违法偷排,导致了局部的工业污染;农民生活水平的逐年提高,人口不断增多,而粪便还田数量逐年下降,加上化肥、农药的不合理使用等,增加了对水体的污染;农村生活污水处理技术支撑不足,缺乏适应农村需要的、成本低廉的污水处理模式,垃圾资源化利用和减量化处理技术也不尽成熟,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农村污染治理设施建设。

(二)畜禽养殖业的快速发展与相应的污染防治配套严重失衡,畜禽养殖污染依然十分严重。2005年全市规模化畜禽养殖场粪尿综合利用率虽达80.5%,但大量小规模和散养的畜禽养殖场没有任何治理设施,畜禽粪尿仍然直接排放。这些未经处理和利用的畜禽粪尿,通常直排内河,导致周边内河水体发黑发臭,严重影响周围环境,甚至造成污染事故,引起群访事件,是导致大气污染和水体富营养化的重要原因之一。根据《宁波市十五环境质量报告书》提供的数据,2005年宁波市工业污水中化学耗氧量为1.37万吨,而我市仅畜禽养殖废水一项所排放的化学耗氧量就达2万吨以上,超过了全市工业污水排放量的总和。主要原因在于:一是禽畜养殖业是个微利行业,禽畜污染治理投资较大,运行费用较高。据调查,通常一个万头养猪场,按标准化的粪便处理模式,设施建设至少需要投入100万元以上,每年的运转费用至少需要25万元,仅运转费用就相当于养殖场全年利润的20%至30%,依靠养殖企业自身难以承担。二是相关政策法规出台滞后,各级政府政策扶持力度和资金投入不足,污染治理力度不够。如利用畜禽粪便生产有机肥、沼气企业以及农业废弃物综合利用企业等纷纷兴起,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农业环境的压力和污染,但国家、各级政府在政策等方面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和扶持,对社会投资的吸引力不大,加上化肥广泛使用,畜禽粪便的施用操作和直观肥效不及化肥,农民对畜禽粪便直接还田利用的积极性不高,畜禽粪便资源化利用程度较低,某种程度上助长了畜禽养殖污染。此外,由于人民群众的环境意识不断提升,对环境质量的要求不断提高,使畜禽养殖污染成为当今环境问题的一个焦点。

(三)农居环境的脏乱差现象依然不同程度存在。虽然“村收集、镇运输、县处理”向农村生活垃圾三级处理体制已经基本建立,但这种模式也有一定缺陷,实际操作还难以达到全覆盖,垃圾清运尚不彻底,河道沟渠垃圾随处倾倒现象时有发生,影响村容整洁,造成河道水质下降。问题的根源在于:一是垃圾三级收集处置网络的覆盖面、运行效率、清理程度受制于运行成本。通常一般沿海地区农村垃圾收集成本约为每吨30-40元,转运费用在25-50元不等,加起来大多在每吨80元以上(不包括处置费用),一个2000人左右的村庄,按人均日产1.0公斤生活垃圾计算,日运行费用就需要160元,年运行费用约需6万元,但对于大多集体年收入不到10万元的村庄来说,不堪重负。特别是边远山区,运输距离远,转运成本通常要比平原地区高出1倍以上,每吨的收集转运成本约需120元,加上这些地区经济薄弱、相对贫困,要维持日常运行,财力更是难以支撑,难免存在卫生死角;二是农村居民的生态环保意识尚未真正树立,不良的生活习惯难以在短期内改变,还较难推行垃圾分类和资源化利用、减量化处理;村庄建设理念落后,缺乏长远规划,存在目标定位模糊、环境管理缺位、产业布局混乱的困惑。三是农村生态环境保护工作体制机制不全。大多数乡镇没有环保办事机构,基本处于“三无”(无人、无经费、无装备)境地,农村环保工作难以持久深入,相关任务无法按正常渠道落实。

三、有关对策与建议

综合分析农村生态环境污染,主要有农民生活污染、农业面源污染、农村工业污染三大类。问题的根源在于环境管理重城轻农,农村环境监管体系缺位;公共投入渠道不畅,农村污染治理能力缺乏;扶持政策措施不力,农村污染治理市场化难以推进;技术处理模式不当,农村污染治理效率低下。这些问题的存在,已经成为制约我市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因素,如果长期得不到解决,将严重影响我市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影响农村可持续发展,进而影响全市的城乡一体化发展,农村环境保护工作已经到了非抓不可的地步。

(一)要进一步完善农村环保管理体制机制。农村生态环境污染原因复杂、随机性大、分布范围广,潜伏性和滞后性强、管理控制难度大,需要从宏观、战略上对农村生态环境建设与保护做出科学的规划,进一步完善农村环保管理体制机制,建立农业农村环保综合协调机制,突破单一的职能部门权责限制,理顺各级各部门工作关系。一是要建立农村生态环境干部考核机制。把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率、生活垃圾收集和无害化处理率,农业面源污染、禽畜养殖污染治理,“百千工程”、生态公益林、沿海防护林建设等纳入各级政府行政首长目标责任制,作为各级政府和干部政绩考核的重要内容。二是要加强农村环保能力建设,建立乡镇环保机构。当前我市基层(乡镇)环保队伍除慈溪市、镇海区外,基本处于空白状态,农村环境保护能力明显不足,农村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受到严重制约,迫切需要建立乡镇环境管理网络,使环保工作深入乡镇农村。目前看,每个乡镇政府至少要配备一名行政编制的环保专职干部,重点乡镇要设立环保部门派出机构,工业企业比较集中或者区域开发强度较大的村要安排专人负责环境保护工作。与此同时,要建立村民环境自治机制和公众参与机制,通过村规民约互相制约、互相监督、共同促进。三是要建立部门分工明确、条块协调联动、多方齐抓共管的政府工作机制。环保部门要对农村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实施统一监督管理,负责农村生活垃圾、污水处理的试点示范工作;农业部门负责农业面源污染治理和禽畜养殖污染治理控制工作,加快农业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步伐;科技部门要积极开展农村环境污染治理相关课题的科研攻关与成果推广工作;规划、建设部门和农办要搞好村庄建设规划,加快推进村镇环境基础设施建设。要按照生活污染源处理“就近、经济、效率”的原则,确立市场化运行规则,建立区域的条块协调联动机制。

(二)要出台有利于农村环境基础设施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的政策法规。长期以来的城乡分治战略使城市和农村之间存在着严重的公共投入不公现象,环境污染防治的投资几乎全部投入到工业和城市,农村从财政渠道几乎得不到工业污染治理和环境管理能力建设资金,但农村生态环境资源的“公共属性”决定政府在农村环境基础设施建设中必须发挥主导投资作用。一是要建立农村环保基础设施建设专项基金。加大农村生活污水、生活垃圾处置等环保基础设施项目的投入和补助力度,在经济条件较好的村镇,要逐步建立垃圾收费制度,筹集日常运转所必需的经费,要规范和完善对饮用水源保护地、重要生态功能区等生态环境保护的正常投入机制,保证正常运转,充分调动农村环保基础设施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的主动性与积极性;二是要出台促进有机肥料生产发展和使用的财政补助政策。考虑在地方税收减免、财政补助等方面对农业废弃物资源化利用企业给予大力支持,*大限度地减少化肥使用的污染。三是要进一步加大对欠发达地区的财政转移支付力度。增加并规范用于农村生态环境建设与保护的支出项目,切实解决南三县等经济欠发达地区对农村生态环境建设与保护、绿色农产品生产等方面财政扶持能力不足问题。四是要强化法律法规的约束作用,真正做到有法可依,违法必究。尤其是对畜禽养殖,要把污染配套治理设施“三同步”建设作为新建、扩建项目的前置条件,重点扶持污染治理设施配套的规模化养殖,限制分散养殖,鼓励企业采用“种养结合、就地消纳”的模式,把农产品基地建设、畜禽养殖与粪便污染治理、秸秆等农业废弃物综合利用有机结合起来,打造生态产业链,实现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污染零排放。;要制订和完善农产品生产和安全质量标准、农产品基地环境质量和污染物排放标准,积极推进农产品标准化生产。

(三)要加强农村生态环境污染治理项目和技术的试点示范。当前,农村治污工程存在一定的技术经济障碍,更需要适用的技术,农村的环境污染如果简单套用城市污染和规模以上企业污染的治理手段和技术,就可能出现既治不起,也治不净的情况。农办、环保、农林、科技等部门应加大对农村农业污染治理和秸秆等废弃物综合利用的技术服务力度,并把这一工作纳入各部门的职能范围。各级环保科技部门应注重开发农村生活垃圾、污水的收集处理,村庄河道沟渠整治,村庄绿化、改水、改厕以及堆肥、沼气等村庄环境综合整治的实用技术,加强试点,典型示范,分步推广。要加快现有成果的转化、推广,特别是针对各种不同地区气象环境特点和资源环境条件、成本较低的环保技术。当务之急,要尽快探索一种适合边远地区使用的、低成本运行的垃圾收集处置和生活污水处理模式,减轻边远欠发达地区的资金压力,提高农村生活污水和垃圾收集无害化处置率。为此,要抓好“三个”试点示范工程:一是要进一步优化垃圾三级处置网络。扩大农村生活垃圾分类收集和就地减量化处理模式的试点工作,完善和推广北仑区牌门村的生活垃圾分类收集、分别处理试点经验,鼓励就地堆肥、减量处理,既减少垃圾运输费用,又提高垃圾资源化利用率。二是要加强边远地区农村生活污水就地处理试点工作。针对区域特点,采取无动力厌氧、微动力好氧、人工湿地或综合处理等不同模式,取得经验,加以推广。三是要总结和推广宁海经验,继续抓好“种养”结合、循环利用的畜禽养殖污染治理模式示范工程。

(四)要结合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尽快启动农村小康环保行动计划。一是要抓好村镇发展的长远规划。根据村镇经济能力和群众意愿,明确各类村镇的规划标准和发展方向,特别是要搞好中心村建设规划,引导群众向中心村集聚。要把村镇的环境建设有机地纳入到各地的生态村镇创建规划之中,强化区域环境规划的前置约束作用,科学确定村镇发展目标,明确村镇布局、污染治理和绿化美化等实施方案稳步予以推进。二是要切实把农村生活垃圾、污水处理设施视为公共产品,纳入各级政府的实事工程,加强城乡统筹力度,加大对农村的投入。离城镇较近的村庄,生活污水应尽量就近纳入城镇污水管网,由城镇污水处理厂统一处理;远离城镇的偏远村庄,在充分考虑当地区域地理条件、经济发展程度、水环境状况和人居密度等特点的情况下,由村民集体表决,自愿选择适合当地实际的处理模式,建设村级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做到达标排放;政府要给予相应的财政补助,各级也要配套给予补助。三是要根据《国家农村小康环保行动计划》通知要求,尽快制定并启动我市《农村小康环保行动计划》。积极争取国家相关政策支持和资金保障,同级予以配套,将各项行动指标逐级分解,落实到位,突出以农村生活垃圾、生活污水和畜禽养殖污染治理为重点,以基层生态村镇创建为抓手,确保组织领导、资金保障、政策措施、技术支撑、宣传教育和监督检查“六个到位”。

本文网址:http://www.lomrad.com/c_gongsidongtai/727.html
文章原创,转载务必注名出处,否则后果自负!
发表评论
凤凰平台标签云